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随笔记脑洞

随笔记个脑洞。ooc预警。

终于赶完稿子,不二周助合上了电脑。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此熄灭。他站起来想要去打开电视,却撞上了茶几一角,小腿上立即感受到了尖锐的疼痛。“嘶…”看样子要乌青了。不二周助揉了揉小腿,随后窝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客厅又亮了起来,五颜六色的光打在不二的脸上还有身后洁白的墙。

  电视里正在放着著名主持人池田英希的节目。这个节目是专门与各界名人进行随意访谈的,在日本一直收视率火爆。而凑巧,不二周助看到了今晚对于现役网球运动员,全满贯得主手冢国光的访谈的重播。看到电视上的人,不二周助眯了眯眼睛,拿起了桌上打开已久的啤酒灌了一口。啤酒里的气泡早已跑走,由于不二喝的太急,还是呛得咳嗽起来。不二周助还想继续喝,却再也倒不出来了。把罐子捏扁,扔在垃圾桶里,不二周助认真的看起电视来。电视上的手冢国光穿着一件格子衬衫,许久未见他穿私服的不二周助不禁有些怀念。“手冢君前几天刚回日本,有什么好的出行计划吗?”池田英希问道。“刚回到日本,已经回家探望过父母,接下来将要回母校青学看看,然后和老友见面。当然,每天的训练还是必不可少。”“手冢君即使已经获得了那么好的成绩依旧毫不放松呢!”“对,不能大意。”不二周助被这熟悉的语气逗笑了,想起了以前身穿青学队服的时代,手冢喊着不要大意地上吧!所有人皆是斗志满满地回应。现在的手冢已是28岁,棱角在岁月的磨砺下愈发分明,变得更加稳重,坚毅,同时也更加的迷人,这点不可置否。“那么,手冢君此次回国大概会呆多久呢?”“啊,目前因为已取得全满贯,所以休假两个月以此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在美网的时候因为左臂的原因没有发挥到最好,差点与大满贯失之交臂,所以接下来会好好修整,达到最好的状态。”不得不说,手冢的变化非常大,当初被人吐槽惜字如金到现在能够如鱼得水的应对各种访谈,他在飞速的成长起来。当听到手冢的伤势时,不二周助的心再次被提起来,紧张的搅起衣服,他的手慌忙的去摸放在桌上的手机,太过颤抖导致它差点掉在地上。飞快的打开,找到乾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串嘟嘟声让不二突然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他在以什么身份去关心这些事呢?前伴侣?还是多年未见的老友?还是以前同队的队友?不二在电话被接通的前一秒挂断了,他抱着抱枕缩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继续看着电视。
  随着两人的闲聊,话题竟然变成了手冢的情感问题。池田英希莞尔道:“手冢君,接下来我们可以聊聊你的情感问题吗?”“可以。”“从一开始我就有注意到,手冢君一直戴着项链,而项链上挂着一枚戒指,手冢君的左手也很明显有戒指的痕迹,可以为我们解答一下吗?”手冢低下头,看着微微泛着银光的戒指,他取下来放在手上递给了池田。“这个是我的伴侣为我挑选的戒指。只是这枚本该在他的手上,现在却在我这里。”手冢的眼睛始终盯着小小的戒指,一向露出坚毅眼神的眼睛此刻却流露着无限的眷恋与深情,这样的眼神从未出现在他人眼前。池田在感受到这样的目光后也是被震撼了,她将戒指还给了手冢,说道:“这枚戒指一定是手冢君最珍贵的东西吧。我看到戒指内侧刻了T。而且戒指也比手冢君的手小了一圈呢。手冢君如此珍视,看来你的伴侣一定很幸福吧!”手冢低下头,指腹爱怜的抚摸着戒指,他的眼眶微红,尽管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神中的悲伤还是被捕捉到了。“不对,他并没有得到幸福。是我没有做到一位伴侣应尽的责任,为了自己的理想忽视了他。我一直很对不起他。”沉默良久,池田英希小心的问道,“手冢君刚刚说道‘他’,冒昧的问一句,你的伴侣是一名同性吗?”看到手冢的眼神暗了下去,池田知道自己冒犯了,正想开口道歉时,手冢开口了。“是的。而且,现在我们已经离异了。”“真是抱歉,是我冒犯了。”手冢没有责怪,只是不愿再透露任何关于伴侣的信息。池田也明白,不再过问,而是换了另一个话题。看到这里,不二周助的眼睛红的不像话,他努力的想把眼泪憋回去,仰着头好久才堪堪忍住。他自嘲的笑了,明明提出离婚的是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手冢委屈一些,自己却那么矫情。
 
  离两人离婚也过了差不多两年了,说不想他是骗人的。刚开始,手冢每天都会给他发短信,不管怎么样一直不间断地持续了很久。不二看到后不会回复,但都记在心里。但他知道这样的热情在一次次得不到回应之后终会冷却。渐渐的,手冢忙于训练,不再联系,而不二也工作得暗无天日。对于读者来说,作家每天连更当然是好事,可是编辑知道,作家开始没日没夜持续赶稿一定会出问题。终于在一天,不二低血糖昏倒在家里,幸亏幸村及时发现,和白石两人摁着不二养好身体,才阻止了不二疯狂的行为。不二以为自己不会再想他,但是思念一天比一天浓。他会把所有关于手冢的杂志和报纸收集起来,也会偷偷去看手冢的比赛。澳网总决赛时,手冢拿下了大满贯,在领奖时亲吻了那枚戒指,不二在观众席上记录了这一刻,小声说了一句,“恭喜!”却不料被手冢发现了。手冢放下奖杯想要去找他无奈被记者们拦截,待到再寻时,不二早已不见。

从回忆里走出来,节目也不知放了多少。不二看到池田问了手冢,他最喜欢喝什么。手冢竟回答道:“拿铁。”得知答案的池田感到十分惊讶,“我记得手冢君好像挺喜欢喝梅子茶的。”“是,但这是以前的习惯了。我现在喜欢上了拿铁。”“可以告诉我转变的原因吗?”手冢慢慢地倒上一杯,轻抿一口。“拿铁象征着自由,这是他告诉我的。他最喜欢在午后喝上一杯热拿铁。”回忆着与不二的点点滴滴,手冢满目柔情。听到这里,不二猛地站起来,冲向厨房,打开橱柜想要找出咖啡粉,却发现柜子里的咖啡早就变成了手冢最喜欢的茶,许久未用的茶具蒙上了一层灰。不二走出厨房,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披起来,快速穿好鞋子跑了出去,沙发上的手机传来悦耳的铃声,无人接听。

深夜的东京街头静悄悄的,大多店铺已经关门了,路上只有几个行人在走动。不二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一家深夜咖啡厅的柜台前喘着气了。“客人?客人?你需要点什么?”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带着微笑问道。“一杯热拿铁,谢谢。”不二脱口而出。突然他发现,自己穿着和手冢一起买的灰色睡衣和米色风衣,尽管是长袖依旧不抵寒,不二哆嗦一下,摸向口袋,竟然没带钱包?!手机也落在了沙发上。面对已经给不二递上咖啡的小姑娘,不二不知该怎么办,小姑娘似乎看出了不二的窘迫,于是决定请他。尽管如此,不二还是留下了自己的号码,决定明天过来付钱。走出门,不二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嘲笑着自己一时脑热犯下的错误。他喝下一口热拿铁,身体也迅速暖和起来。自己有多久没喝到咖啡了?不二问自己。鼻头一酸,眼睛蒙上雾气。

“不二…?”听到熟悉的声音,不二身体一僵,猛地转过头去,看到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手冢。“手冢…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不二衣着单薄,手冢立刻脱下外套给不二披上,得知不二的情况之后立刻带着不二去了酒店。回到酒店,不二彻底看到手冢眼中的疲惫,许久未打理的头发耷拉着,下巴也冒出了胡茬。其实,他也并不好。不二洗好澡,手冢困倦的坐在沙发上打盹。不二想要悄悄的把他拉到床上,发丝滴下的水珠让手冢醒了过来,不论怎么样都要帮不二吹干发丝。两人曾经在一起的感觉又回来了,不二紧咬着下唇,眼泪从美丽的眸子中留下,手冢紧抿着唇,沉默不语,吹干了头发后用指腹抹掉他的泪水,催促他上床睡觉。不二穿着手冢的睡衣,贪婪的嗅着他的味道。他始终侧着身体,留出大片床铺给手冢,他一直奢望着手冢能够像以前一样,环着他的腰哄他入睡。听着水声渐停,手冢打理好一切,关上了灯。没有预期中的拥抱,他选择了睡沙发。惊喜,失望,怀念,悔恨充斥着不二的内心。他坐了起来,抱住双膝,就静静的看着手冢的睡颜。盯了良久,他下了床想要去喝水,拖鞋摩擦着地面的声音吵醒了手冢。“你在做什么?”手冢出现在什么冷不防的发声,让不二心里一惊,开水落在手上烫红了一片。看到之后手冢夺过水杯立刻带他去冲冷水。捏着他的手的力道之大,不二忍不住呻吟一声。“抱歉,弄疼你了。”他在生气。不二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手冢揉揉眉心,放轻了语气,“睡不着吗?”不二点点头。蓝色的眸子对上他。眼下的乌青暴露无遗,离开手冢之后,独自等待天明是他最不愿的事。叹了口气,手冢接了温水递给不二,喝完之后,不二重新侧躺在床上将被子蒙住头,希望以此挨到天明。突然,身边陷了下去,手冢掀开被子从身后环住了他,将下巴搁在他的颈窝。“手冢…”不二轻叹。“嗯…”手冢在等他拒绝。不二知道,他该拒绝的,可是他无法拒绝。片刻之后他遵从内心,转过身,看着手冢。手冢吻住他的双唇,轻轻吮吸啃咬,却不再进一步。良久,放开,不二附在他的肩头,温热沾湿一片。“对不起…”没有回应,手冢把他牢牢地锁在怀里,轻柔地吻着发顶,双双沉入梦乡。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想填坑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写。)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