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笨蛋才会得感冒

  突发小脑洞,是私设哦(´-ω-`)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用餐愉快哦~

 

  水杯放在桌面上发出轻响,不二周助看着对面人的动作咽了咽口水。
  青春学园中等部三年六组十四号,不二周助,此刻面临着一个大难题。自己正被网球部部长兼暗恋对象逼迫吃药。
  

  不二周助自小就不爱吃药。小的时候不二生病了就得喝冲剂,看着深棕带黑的冲剂,隐隐还散发着苦味就让他胃里不禁开始泛酸水。尽管如此,他还是尝到过甜甜的冲剂,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药的抵触。长大之后的他很少生病,但是打倒这位天才的,除了因为自己对芥末深沉的爱而抗议的胃病,还有就是那十分规律又不可避免的换季感冒。于是不二家常备的都是给不二的感冒药。
  对于不二来说,噩梦不是生病时候的难受,而是吃药。药片是不二最讨厌的东西。这个药片不仅带着苦味,还很难咽下去。早在不二上国小的时候,淑子妈妈给他吃药片,可惜不二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一大杯水下肚,不二的小肚子都变鼓了。好不容易吞下去了,药片竟卡在了喉咙里,吓得淑子妈妈赶紧拍着不二的背,最后药片连带一肚子水也吐了出来。自此之后,天才又多了一个苦手的东西。生病以后,不管怎样,不二都愿意依靠冲剂和自身免疫系统来痊愈,经常把病情拖得很久,甚至变严重。为此也被由美子和裕太嘲笑了好久。

  眼下,不二周助再次遇到了这样的难题。明明已经初春过去很久了,久到不二都要欢呼自己摆脱病菌的时候,迟到的感冒来了。“滴滴滴……”不二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手,把吵醒他的始作俑者关掉,极不情愿的下床之后打了个喷嚏。走进卫生间,他快速刷好牙之后用热毛巾敷脸敷了很久。因为生病,脸色有些苍白,鼻尖也红红的。啊啊,头好晕啊!不二十分难受的想着,在校服外又套了件薄外套,带上口罩出了门。
  今天的考试对于不二来说还算顺利,一个上午下来纸巾也用了一包。最后的化学答完题之后,不二支撑不住趴在桌上合上了眼睛。或许是发现了不二身体不适,监考老师决定让不二提前交卷,先去医务室好好休息。校医出去了,不二在登记本上留下名字之后,躺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期间,不二听到了有人在交谈,声音很熟悉却想不起来。过了一会,只感觉自己突然腾空了。没有了被子的温暖,不二有些发抖,急忙抱住身边的热源再次睡过去。突然被不二抱紧的手冢紧张的身体一僵,随后感受自己的胸膛前一阵阵炙热的呼吸,立刻加快脚步走向学生会会长办公室。
  不二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张小毯子。“你醒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手冢在办公桌上看着文件,见到不二立刻关切问道。“啊,已经好多了。”其实不二很想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看到手冢放心下来的表情之后又把话咽回了肚里。他提着一个保温桶在不二旁边坐下,给不二盛了粥,之后静静地看着不二解决食物。刚刚睡醒的不二眼睛还带着雾气,被食物的热气熏的脸蛋有些微红。鼻子也被纸磨的破了皮,让手冢看了十分心疼。不二被手冢炽热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手冢你不吃吗?”“嗯?不用,我已经吃过了。”场面再次陷入沉默。
  等到不二吃完,手冢收拾好东西,看着不二下了沙发准备走了,立刻拉住他。“你要去哪?先把药吃了。”一听到要吃药,不二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他尴尬地笑了笑说,“不用了,很快我就会自己好的。”刚想逃跑,就被手冢抓着手按回沙发上。手冢剥出五颗药递给不二,随后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不二咽了一口口水,企图蒙混过关,“那个,手冢啊,我真的会自己好的,我以前不吃药,也就两周就好了。”两周?手冢的眉越发皱紧,不二心想:完了,凉凉。

   “那手冢,我可以喝感冒冲剂吗?”

   “不行,冲剂是给小朋友喝的,对你来说没效果。”手冢一脸正义地拒绝。

   “可是我才三岁啊!”

  手冢听了之后没有绷住,噗地笑了一声。随后很快恢复严肃,依旧拒绝。回合制挣扎无效之后,不二乖乖的拿起药片放入嘴中,苦的他差点吐出来。不二盘算着怎样把几片药藏起来,被眼尖的手冢发现了。“不要妄图做什么小动作蒙骗过关,不二。”不二悻悻地交出藏起的两片药,内心翻个白眼。含在嘴里的药片越发苦涩,不二的嘴也酸了,可惜他就是吞不下去。不二鼓着嘴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手冢,可爱的样子让手冢忍不住想要亲他,当然,部长这个正直的人是不会这么做的。(真香预警)终于……“咔嘣!”药片被咬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响了起来。
手冢:???不二:糟了。
既然已经咬碎了,不二大大方方的把药片嚼了几下就着水咽了下去。“不二……你不会吞药片吗?”被人戳破了的天才有些恼羞成怒,气鼓鼓的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所以说,我不用吃药的。”手冢有些哭笑不得。他拿起一片药,当着不二的面把药放在舌尖上,喝了一口水之后喉结一动,药片就随着水咽了下去。之后示意不二,让他也试试。努力尝试了半天的天才,和药片的战斗最终以咬碎药片为结束。
  “唉,我现在是知道你为什么会感冒了。”手冢环胸对不二说道。“什么?”“因为笨蛋才会感冒啊!”听到的不二瞬间炸毛,“手冢国光!”“嗯。”怒瞪手冢的不二还是败下阵来,却说什么也不再吃药。略感无奈的手冢叹了声气,把药片放在舌尖,含水,推着不二靠在沙发靠背上。“?什么…唔?!”手冢吻住不二有些发白的嘴唇,惊得不二瞪大了双眼。不二的牙关被手冢轻松撬开,药片和着水渡到不二的嘴中,顺着喉咙吞了下去。确保不二把药吞下的手冢并不急于离开,而是伸出舌头去扫荡着不二口腔的每一处,品尝着他舌根的苦味,勾弄着他的舌头起舞。药物的苦涩一扫而光,换不过气的不二发出了轻哼,手也半推半就地搭在手冢的肩上。快要缺氧之际,手冢放开了不二,两人都轻喘了起来。不二用手捂住嘴唇,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他和手冢kiss了?“会吞药了吗?”手冢看着缩起来的不二,以为还没学会,又想继续以刚才的方式喂药,吓得不二立马阻止,这下不二彻底学会吞药片了。
  吃完药的不二一直不敢看手冢。或许是自己太过着急的行为吓到了不二,手冢害怕不二会就此远离自己。“抱歉不二。”手冢坐在了不二旁边。“手冢为什么要道歉?”不二睁着冰蓝色的眼睛,看着手冢“没有经过同意就直接吻了你。让你讨厌了吧。”原来在担心这个吗?“没有哦。”低着头的手冢被不二扳过脸与他对视。弯眸浅笑的不二认真的对他说,“虽然被吓到了,但是我并没有讨厌啊。”手冢很诧异,想张口说什么,却被不二的一句话堵住了。“因为我最喜欢手冢了!”一朵朵烟花在手冢的心里炸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手冢可以再吻我一次吗?”
  没有迟疑,手冢立刻吻上了不二的双唇,而不二也搂住他的脖子加深了吻。一吻结束,不二的嘴唇也变得红润起来,安心的被手冢搂着小睡一会儿准备下午的课程。

第二天,青学的网球部部长打着喷嚏指挥着部员们正常训练。而已经好了的不二笑得直不起腰。看着恋人笑出眼泪,手冢很无奈,“不二……”
   “手冢,还记不记得一句话?”
   “什么?”
   “笨蛋才会感冒!”
  部活结束以后,这对笨蛋情侣做了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啦!
  —END—

小甜饼就到这里结束啦。这是抽风学校唯一一次有人性的给我我们延长了回校时间(感谢老天爷)。花了很久码了这个文,灵感来自于自己这个永远学不会吞药的傻孩子。(现在还只会和冲剂和咬碎药片)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