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冰山腿的撩夫日常

这是小新人的一个小片段,很短。

有私设,幼儿园文笔,错误和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一个悠闲的下午。

真的悠闲吗?你见过一个蝉联三次大满贯得主在捧着奖杯时宣布因伤隐退同时出柜,凌晨飞往恋人家中,此刻淡定的刷推特,不时喝口下午茶,全然不顾楼下一堆长筒炮的悠闲情形吗?不过好在当事人并不在意。

百无聊赖的手冢冷静的看着自己的官方推特早已被粉丝刷爆到客户端崩溃,于是换成了私人的推特号,头条上满是自己的新闻。突然,手冢的手机传来一声提示音,手冢饶有趣味的点开。

小景家的关西狼:

怎么样,被刷屏的感觉好吗?

冰山上的苹果树*^_^*:

挺无聊的。

手冢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推特名,出自于自己调皮的爱人之手,同时也觉得挺可爱的。

小景家的关西狼:

也真是佩服你了。不过还好,大多数都是祝福,一些难以接受的也不是激进派。大概过一阵子就会消停了。

冰山上的苹果树*^_^*:

啊。

忍足有些玩味的勾起嘴角,还真是冷漠。

小景家的关西狼:

说起来不二也真是喜欢你,心甘情愿等了你这个没情调的冰山那么久,真不知道是为什么。

冰山上的苹果树*^_^*:

我并不觉得在外面招摇的和女孩子搭讪就是情调。

看到这的忍足被手冢噎住了,喂喂,跟不二待久了果然学坏了。

小景家的关西狼:

喂喂,我只是风流了一点,我的心始终都在小景那里,那些女孩子是自己来找我的。不过像你这样,女孩子都估计被你吓跑了。

冰山上的苹果树*^_^*:

那你的魅力还真是大啊!

手冢的眼镜默默反光,然后截屏保存。手冢虽然并不想被忍足这样的“风流公子”说教,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自己真的那么没情调吗?还想不二也曾经说过:“手冢,你还是多笑笑吧,不然真是太单调了。”手冢有些生疏地勾勾嘴角,结果觉得太过傻气把自己惊到了,赶紧恢复原状。

小景家的关西狼: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这个。

[图片(在下方)]

手冢点开大图。看完之后几条黑线爬上了他的额角,不二会喜欢这样暴力的吗?真的不会在把他提起来时反手就来个过肩摔,再给他个仙人球吗?哦,并不会,因为不二心疼他的小仙。但手冢觉得他会和沙发君培养一段难舍难分的感情。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偶尔霸道一点也不是不好吧,只要不过火就行了。深思熟虑后的手冢露出了一个愉悦(又有些鬼畜)的笑容。

就这样,手冢正为自己的计划而高兴的同时,不二也回到了家。“我回来了。”“欢迎回来。”手冢出去迎接正在玄关处换鞋的爱人。不二有些疲惫的撩起过长的刘海叹了口气,“手冢你还真是可怕啊!”手冢自然的从他手冢接过食材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怎么,被缠住了吗?有没有被欺负?”听到之后的不二挑眉斜睨着手冢,“哈?我会被欺负吗?托你的福,我还得溜他们几圈。”深知恋人性子的手冢取下不二的平光眼镜,在额头上轻吻。“辛苦了。”一双冰蓝的眸子毫无遮掩,毫无阻隔的呈现在手冢的面前,像深海一样让手冢忍不住沉溺其中。绕过爱人走进屋中,不二端起手冢的杯子喝了一口。九月初的东京还算温暖,不二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扣子扣到了倒数第三粒,袖口随意的卷至手肘以下,夕阳随意的洒在不二白皙的脸庞上,柔和的让人移不开眼。手冢的喉结动了动,“不二,你饿吗?要不要现在就煮晚餐?”不二摇摇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手冢上前将不二转过身面对自己,双臂揽住不二的臀部猛地把他抱起压在墙上。“啊!手冢……”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好无防备的不二惊呼出声,随后便感受到了背后的冰凉。一双冰蓝的眸子因惊诧微微颤动,瞳孔收缩了一下。太瘦了,这是手冢把不二抱起来的第一想法,该给他好好补补了。不二稳住了呼吸,立刻慌乱起来“手冢,你的手……”意识到恋人担心的问题之后,手冢将他放下了一些,不二彻底能站在地上,揽着臀部的双臂向上缠上了腰肢,用力收紧,两人火热的身躯就紧贴在了一起。鼻尖对着鼻尖,对方温热的吐息扑面而来,两人的气息很快的交织在一起,让不二有些不自然了。今天的手冢太奇怪了。“不二,我爱你。”手冢磁性的低音在不二耳边炸开了。不二彻底震惊了,双颊和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红色,睁大了一双眸子。这算什么呀!不二把自己埋在手冢的颈窝里不肯抬头,太过激动的他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粗重了,身体不断起伏着。手冢以为他生气了,立刻兵荒马乱起来,“不二?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他想要转过头去看看不二,却被不二纤细的手挡了回去,“别转过来!”手冢彻底慌了,身体僵硬的让恋人靠着,右肩上的温度灼热的可怕。什么嘛?“都是跟谁学的呀?真是的……”不二小声地嘟囔着,害得自己心跳加速那么快,明明在一起5年了,还像刚谈恋爱的小孩子一样被撩拨的那么害羞,真是太丢人了!!!听到这句话,手冢放心下来了,不二没有生气,而是害羞了,自己的背后的衣服被他紧紧的攥在手中,手冢在他背上轻轻安抚着。等不二差不多平静下来,手冢将他拉起来,不二却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他。“那你的回应呢?”不二支支吾吾的想躲开这个话题,却被手冢像大灰狼一样叼在口中,动弹不得。心一横,不二倾身上前在手冢唇上印上轻轻一吻随后马上离开,“我也爱你。”笑颜在不二脸上绽开。手冢看着眼前的不二,默默摘下了眼镜放在桌上。“不二,抱歉,晚饭迟点再吃吧!”诶?不二一脸迷茫,随后被手冢抱起来抛在床上,还未出口的抱怨融化在两人交缠的唇齿间,不二抬眼撞进了手冢棕色双眸的一片深情之中。

罢了,就这样沉醉吧!

不二勾住了手冢的脖子,闭上眼倒入一床白色的柔软之中,两人更加亲密的纠缠起来……

等到不二缓缓睁开眼睛,已是夜晚。情事之后的不二总是格外黏人,摸向一旁空无一人的床铺,不二不满的轻哼着寻找手冢的气息。料想到不二会在这时候醒,手冢端来煮好的饭菜,两人就这样吃完了晚餐。收拾好一切,手冢把截屏私发了出去,至于是谁,不重要了。身体早被手冢清理过,不二在手冢的胸膛中找到了舒服的位置进入了梦乡。手冢在不二额上印下一吻,随即睡去。

―THE END―


不二:乾,你是不是又给手冢看了什么东西啊?看来下次聚会我要好好和你聊聊呢😊

乾:我不是,我没有,冤枉啊!(使劲回忆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不二了。)

(于是我们的万年背锅侠乾成功的为冢不二夫夫的幸福生活做出了贡献。)

另一边……

小景家的关西狼:

手冢国光,你这是恩将仇报!小景不让我再进他他的房间了!

冰山上的苹果树*^_^*:

不,这是谢礼!

屏幕另一端的忍足气的捶胸顿足,流下宽面条泪。

真是可怕的夫夫俩,忍足侑士和乾贞治如是想。




评论(1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