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十九オ(上)

这是一个小短篇,根据B站某视频改编。幼儿园文笔,有私设,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东大学生会会长T×东大医学系教授F(伪背伦恋,年下攻)

“好了,就是这些,下课吧!”不二温柔的声音在下课铃响后随之而来。“辛苦了!”收拾好东西的学生们陆续和不二告别之后走出教室。手冢还在整理自己的资料,不二抱着教案走到他的位置前,轻敲桌面:“怎么样,一起走吧?”手冢抬头,不二的笑颜就印入眼帘了,那双冰蓝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不了。你先回去吧。”手冢很了解他,尽管用的是疑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的,尽管如此,手冢还是想拒绝。

说起来两人这点心有灵犀的默契从小就有了。当年还在一桥读书的手冢彩菜和不二淑子成为了闺蜜,尽管结婚生子了还是一如从前。后来时年5岁的小不二被淑子妈妈领到了手冢的摇蓝前。小不二看着婴儿床里年幼的弟弟,新奇地睁开了眸子,而手冢被眼前的冰蓝而吸引,紧盯着不二看。“妈妈,他叫什么啊?”“他叫手冢国光哦~周助将来可要好好保护国光弟弟哦!”不二看看手冢,小心又快速的伸手摸了摸手冢的小脸,婴儿的脸如鸡蛋一样滑嫩白皙的触感让不二有些激动。手冢还因为不二的动作伸出手想抓住他,于是不二伸出了自己的食指,立刻被手冢紧紧抓住不放了。看手冢不肯放过不二的手,于是不二淑子叮嘱不二一番后,留下不二和手冢玩了。不二看着手冢一会儿,悄悄踮起脚尖,俯身在手冢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不二起身,发现手冢的小手挥舞着,以为手冢要哭了,刚想上前把手冢的嘴捂住,结果却听见了一声笑声。手冢眼睛眯成了线,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于是不二在手冢额头上印满了口水(并不是)。这大概是手冢一生中笑得最多的一天吧!

后来不二一家搬去了千叶,而手冢也整日和国一爷爷呆在一起,于是变成了拥有所有少女喜爱的特质,生活作息和内心年龄像一个老爷爷的冰山。

国小期间,不二一家也曾来到东京找手冢一家聚会,那时的不二经常拉着手冢到处玩。在看到手冢一脸冷漠时伸出手挑着他的嘴角,顺势再蹂躏一番手冢的小包子脸。而后手冢总会露出无奈的表情(虽然看不出多大变化)喊一声“不二哥哥……”。不二喜欢悄悄的给手冢不小心地投喂芥末,随后表现的人畜无害,一脸无辜。而对于这个比自己大5岁的哥哥的恶作剧,手冢早已习惯,只会在他得逞时默默忍下口中的辛辣和喉间快要喷火的痛感。看到手冢握紧拳头,不二经常会一边笑出眼泪一边给手冢递水。在他差不多冷静的时候往他口中塞一颗糖。尽管手冢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小孩子,但是在尝到了苹果味的清甜后还是会开心,有时看到不二的笑容,总会想起甜甜的苹果味。

几年来,两人默契的选择了上青春学院中等部,也加入了网球部。手冢成功的当上了部长,带领了青学成为全国第一。全国大赛的总决赛,不二在现场见证了这一切。用相机记录下了那个举起锦旗,熠熠生辉,意气风发的少年。“恭喜你!”不二找到了和队友庆祝的手冢。不二的出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简短的谢谢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不二笑了笑,手冢的脸已初现棱角,他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顽皮地将一颗糖塞进了他嘴里。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手冢有些羞怯,但却无法生气。“诶?那个姐姐是谁?”菊丸跳到大石的背上,眨着星星眼。听到姐姐一词的手冢低头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而不二转过头,露出关爱的微笑,让菊丸瞬间缩了起来。不二突然换了一种类似于女生的声音,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国光的女朋友哦~*^_^*叫我不二就好了。”众人瞬间变了表情,尤其是乾,一边疯狂的记着笔记,一边说着:“不错嘛,手冢。”手冢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因为不二中性的打扮以及顽劣的伪音,让众人深信不疑,直到在庆功宴结束,不二来接手冢时,本人解释之后才让大家明白。

“呐,手冢想过,没法进入职网,未来该怎么计划吗?”手冢沉默了。手冢为了全国大赛一直不停的消耗着,左手最终击碎了他的职网梦。尽管悲伤,但他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如果可以,我想当一名医生……”出乎不二意料的答案。“那么……”不二睁开双眸,从后视镜中与手冢对视,“来东大的医学系吧!”

……

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学生会有工作吗?”手冢摇头。“那就没问题了,一起回家吧。”不二想要如以前一样揽住手冢的肩膀,却想起这家伙几乎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了,只能拍拍他的背。不二发现了,从高三开始,手冢就有意无意的与自己拉开距离。意味不明的举动让不二一直很在意,自己是惹他讨厌了吗?“长那么高干什么?明明以前还是一个经常跟我后面叫哥哥的小屁孩呢!”不二小声地嘟囔着。

“老师!”一个少女跑上前打断了两人,手中还拿着一些材料,“老师,不好意思,我想请……啊嘞?手冢同学也在?”少女突然害羞了,校内的两大风云人物就站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冷静的了?不二转过身接过少女的资料,浏览着上面的案例,而手冢默默往后退了几步,盯着两人的背影许久,抬脚想离开,岂料不二的手快速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给拽了回来。“你想去哪儿?”不二看着手冢。手冢把手臂抽了出来,“老师,我要回家了。”不二把材料放在了手冢手上,示意他教这个女生。手冢很无语,自己明明就想躲开他,可不二永远都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并把自己牢牢地锁在身边。这个女生的资料,看似复杂,实则是一个很简单的案例,显然,她是想和不二单独相处吧。眼下自己站在两人中间,有点像强行插入的第三者。手冢开始为少女讲解起来,余光瞟到不二正一脸“弟弟长大了”的欣慰笑容,就很想揍他。“……就是这样,我还有哪里讲得不清楚的吗?”确认没有之后,等少女离开,手冢抬脚直接向前走去。不二放下手机,,看见手冢已走得远了,忙跟上去。“怎么讲完了不叫我?”手冢稍作停顿,然后拉这人快步走去了停车场。“喂!”不二还未站稳就被粗鲁地塞进了副驾驶座。另一边,手冢淡定地坐上驾驶座,把材料扔到不二怀里,开车驶出校园。不二抱怨着自己明明是哥哥,还是老师,却被这样对待,给他提供机会还不领情。而手冢明明生气了却嘴硬说着没有。“我只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无论我想什么,你永远都知道。”手冢突如其来的认真让不二愣住了。确实,从小两人就很默契,所以无论做什么都能把这点优点用到最大化,可不知什么时候,这开始成为了他们的牵绊。当一方太过了解另一方,便也限制了他的自由。手冢是一个自律的人,并不代表他能够忍受别人的限制,更何况是一直就追求自由的不二呢?“我是你哥,看着你从穿兜裆布到现在,当然了解你啦!”轻松回答,内心却不平静。“那为什么我从来就看不懂你?”这回不二彻底噎住了。自己该怎样回答?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车内的气氛一度降到冰点,不二眼神飘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手冢目视着前方却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尴尬的气氛直到手冢的手机响起才被打破。手冢拿出手机,不二自然的接过来回答。“国光,回公寓了吗?”手冢彩菜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阿姨,我是不二。我们现在正在回公寓的路上。”手冢彩菜一听是不二,声音立刻变得更加温柔了。“是周助啊!你们现在回一趟家吧!淑子他们也会来的,好久没见你们了,爷爷念叨着呢!今天刚好有人送了鳗鱼,回来尝尝我做的鳗鱼茶吧!”不二连声应答,之后挂了电话,此时手冢已经变道开往本家了。

刚下车,不二就被出来迎接的手冢彩菜抱住了。“周助回来啦,想死我了。”不二被紧紧拥抱着有些喘不过气,“阿姨……”不好拒绝,不二有些为难。而站在后面被冷落的亲儿子手冢一把把不二从妈妈怀里拉出来,顺势将一盒干贝放在他手里。而彩菜当然看到了两人的小动作。只是小小的调侃了一下手冢,就揽着不二进去了。

两人放下东西,却没见不二由美子和裕太,不二淑子才说到,裕太还要上学,由美子临时有事走了。帮忙把菜布好,两家人在轻松的氛围下用餐,不时聊着两人小时候的囧事。不知怎地,话题突然从两人的学业逐渐转变为感情上了。“说起来国光现在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吧!周助,你有看到有女生和国光玩得好吗?”一直沉默听着的不二突然被点名有点懵了,然后有些不自然的拿着一管芥末挤在饭上,回答道“他啊,我还没看到呢,虽然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但是被他的面瘫和严肃吓走的也不少。”直白的调侃让一众长辈笑了起来,身边的人的动作停顿也是在意料之中。可当下不二开心不起来,却依旧保持着微笑,装作平常的样子。要说手冢的感情,最关心的莫过于不二了。不二知道,他与手冢已经渐行渐远,总有一天手冢会彻底离开他。从以前开始,他会担心这个弟弟不会收敛初现的锋芒而受到伤害,而到长大以后,这点情感却慢慢变化了,不二开始看到有女生和手冢接触,心里感到酸涩,却一直安慰着自己,弟弟终于长大开窍了,还时不时调侃他。当欲望变得强烈之后,不二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弟弟。他开始因为女生接近手冢而感到难过甚至有些嫉妒,这样的变化让他感到慌乱,却又不得不接受他在意手冢的事实。而在这个时期,偏生手冢又开始拉开了与不二的距离,让不二害怕,自己的情感已经被手冢知道了。当他们距离近一些,不二就变得贪心一些,希望手冢能够对自己怀着同样的情感,每到夜里不二就会唾弃这样的自己。可事实证明,这样的唾弃并没有什么用。不二感受到手中的芥末被人抽走了,才发现自己已经快把一管都挤进去了。手冢拿来纸巾把不二沾到芥末的手擦干净,又用他的筷子撇去一部分芥末弄到纸上丢掉,自然又流畅,仿佛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不二淑子欣慰的看着两个孩子,“你们的关系还真好啊!”“周助是女孩子多好啊!这样就可以嫁给国光了。”手冢彩菜有些遗憾的说道。两人成功被呛到了。是啊!如果自己是女孩,是不是就能和手冢在一起了?长辈们不在讨论了。先吃完晚饭的手冢国一把不二叫到庭院中下棋,但不让手冢过来。见手冢国一单独叫自己,等他随意的盘腿坐下后,叫了自己才有些拘谨的跪坐下来。手冢国一没说什么,直接开始下起棋来。几个来回下来,手冢国一的眉头皱了起来。“周助,你的心不静啊!”不二闻言,顿了一下,还是落子了。“这步下错了。将军。”手冢国一眉头锁得更紧了。不二低下头,准备听手冢国一的说教。“你和国光吵架了吧?”诶?不二抬起头否认了。知道手冢国一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于是不二只好道出自己的心事。“国一爷爷,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手冢国一淡定的将棋归位,“是国光那小子吧!”和不二一样,用肯定的语气说出疑问,那么平静更是让不二感到有些惶恐。“爷爷,你不觉得这很不可理喻吗?”没想到手冢国一喝了口茶,惬意的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没什么,我也早有想到过,国光那小子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你们之间迟早会有改变。”不二又把头低下去了,“可我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情感。如果可以,我更希望我永远是个能够依靠的哥哥。”手冢国一笑了起来,迎着不二不接的眼神,“重视自己内心的想法吧!周助,你还年轻,努力去拼一把才会不留遗憾。”

很快天黑了下来,手冢开着车和不二回到了公寓,各怀心事的迎接了第二天。

TBC

妈耶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后面可能会有车,大家凑合着看看吧!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