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情书


这是之前和 @向日葵葵向阳开 合作的小段子的衍生车。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多谢了手冢。”白石感激的对手冢说,缠着绷带的左手挠了挠头。“不用客气,麻烦你了,希望没有打搅你的约会。”手冢像提小猫一样揪着不二的后衣领,先一步把企图抱住白石不肯撒手的不二给拽了出来。被抓住的不二认命的乖乖站好,脑中只剩下一句话:完了,今天怕不是要死在床上……

“啊嘞,今天怎么那么热闹啊?不二君,手冢君,你们也是白石邀请来的?”眼看不二的魔爪伸向了忍足谦也,白石立刻伸手把忍足谦也拉到身后,成功收获了生气的天才的白眼。“啊,不是的谦也,他们只是路过来打招呼。”谁来打招呼的啊?不二内心抓狂。忽略不二的挤眉弄眼求助,在和手冢道别进屋后,不二彻底绝望了。好你个见色忘友的藏琳,下次一定要破坏你的约会。看似一直在和白石讲话的手冢,其实早将不二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手冢转过身,盯着面前像犯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的不二,顿时内心软了一片,原本教训的话全部咽回了肚中。“不解释一下吗?”“我就是想找藏琳玩……你还在生气吗?”手冢没有回答,“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没有了”不二被手冢盯得心里毛毛的,连忙摇头说道,心中一直想着有什么办法能解救自己,就算是拖得越来越晚也行啊。“咕噜~”不二的肚子适时响起,不二把手放在肚子上,自己从早上开始就只吃了一片面包,这几天手冢故意疏远自己,害的他没有了胃口,一整天消耗下来早就饥肠辘辘了。不二有些可怜的对着手冢笑了笑,手冢深深的叹了口气,上前牵着不二的手带他去吃饭,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运动嘛。

“要吃什么?”“你定吧,能填饱肚子就好。我饿了一天了。”“怎么不吃饭?”“还不都怪你?”……两人变得越来越小,消失在路口。

晚餐时,不二故意在寿司上使劲加芥末,小口小口的慢慢咀嚼,像英国的淑女一样,还说细嚼慢咽有益健康。手冢当然知道不二心里那些小九九,但只是抱臂看着他慢慢拖时间,嘴角微微勾起。自己已经吃完饭了,这些时候就用来消化吧。不二被看得头皮发麻,感觉自己就像被大灰狼困在墙角的小白兔一样,而这只大灰狼不仅不着急吃了他,还悠闲的欣赏着自己吃完最后的晚餐,而他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的任由摆布。

回到家,不二仍想挣扎一下,立刻冲进房间,锁了门,随后,就看见手冢用钥匙打开门,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钥匙,而自己就像他手中的钥匙一样。啊,玩脱了,还是老实点吧。不二如是想。

手冢示意他去洗澡,而他到客房去洗澡。

在浴室磨蹭了很久的不二,终于慢吞吞的出来了,不二穿着和手冢情侣款的浴袍,看着坐在一旁看书的手冢,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他躺到床上侧过身,小声地和手冢说了声晚安,有些窃喜,但也带这些失望的闭上眼。过了一会,听到书本合上的声音,随后就感受到床有些陷下去了。

腹黑不二,作死日常,妻奴腿子,在线调教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