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冰山先生与仙人掌太太🌵

一些日常小段子。
生子预警,有直播体穿插,私设。
灵感来自《暖心手账》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一)
一个平常的周末……
晚上六点,全能博主不二子的推特突然通知,不管风吹雨阻万年不变的直播时间,突然改成了晚上。这会儿拿出手机的粉丝们有些开始慌乱起来,想想上次的不二连台风过境仍面不改色的为大家直播,于是各位担心自家男神的粉丝开始了私信轰炸,不二一条都没看,而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安好的信息安抚民心,随后关机,整个人缩在被子里。
此时在酒店收拾行李的手冢,时不时看着手机,生怕错过一条消息。过了几分钟,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手冢以最快的速度接起,“我是手冢。”“手冢,你现在在哪里?你知道一个月后的公开赛有多重要的吧?已经休假那么久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不是手冢期待的人,而是自己在德国队的经纪人。向经纪人说明自己今晚就飞往德国,对方才满意的挂了电话。随后,幸村的电话也打了进来:“手冢,你到底对周助做了什么?”没等手冢开口询问幸村就质问他。“我什么都没做。”手冢一头雾水。“周助的电话关机了,推特的私信也没回。我想去找他,但是敲门没人应,隔壁的春子小姐说他好像出去了。可是也没回本家。”幸村十分焦急,“你现在在哪?”“我在酒店,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回德国了。”“你去找过不二吗?”幸村的问题让手冢沉默了很久,“…没有。”回答完之后,就听见了通话结束的嘟嘟声。
六点半,不二还是给手机开机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允许让任何人为自己担心。去商场里买到了直播要用的材料,回到家里果不其然接到了幸村的电话。“精市,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不二坐在床上,左手扶额撩起了刘海,沉默一会儿之后故作轻松,“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失恋了而已,我玩够了这种无趣的游戏。”幸村冷笑了一下,“不二周助你是三岁小孩吗?”“我很认真。”对方的环境安静的可怕,随后不二就听见脚步声,自家的门被人关上,幸村一边走一边说:“门,打开着。你这个状态怎么可能没事?”果然,坐在床沿的不二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晚上七点手冢没有等到任何消息,拉着行李箱去退了房,坐上了车。从不二家出来的幸村,给手冢发了条消息:
手冢,我希望你能够在德国好好发展,再回来带着诚意追回不二,但是如果你无法做出好成绩,那么我觉得你们没有再相见的必要了。
幸村明白,手冢并不知道不二到底怎么了,听到了什么,但是出于私心,幸村还是选择站在不二这边。他不指望手冢回来找不二,于是以这种方式表明了态度,这两个人的事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解决。“弦一郎,是否是我多管闲事了……”

晚上七点半,不二准时开始直播。
“大家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强迫自己把眼泪擦干,微笑起来面对粉丝,刻意不去想发生的一切。
=======================
公屏:
  老公晚上好ヽ(゚∀゚)ノ!
  老公几天不见又帅了!!!
  助今天直播什么啊?
  1L2L拔剑吧情敌!
  老公今天推迟直播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对呀对呀,以前台风过境都不怕!
  老公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快说是谁,我们帮你揍他。
  楼上傻了吗?不二子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啊!
  赞同楼上!
=======================
不二看到粉丝们的暖心留言,怎么可能不感动。好不容易止住泪,眼眶又发红了。
“放心吧,没有人欺负我哦,只是有一些私人的事情罢了,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哦~”不二对镜头鞠了一躬,“好久没直播料理了,所以今天我们就直播料理吧!大家要不要猜猜做什么呢?”不二俏皮的对着镜头眨眨眼。
=======================
公屏:
  我赌一管芥末,不二子做西餐!!!
  楼上我加价一管,老公肯定做日料!
  芥末寿司了解一下?
  不吃不吃,怕了怕了……
  这不很简单吗?老公那么喜欢吃辣,怎么可能离开辣的呢?往辣的上面猜不就好了吗?
  确实,不二子的口味,异于常人。
  没办法,老公是天才o(≧v≦)o
  2333333突然想起来,上次料理直播,助和菊喵一起合作,结果辣酱放太多把菊喵给辣哭了。助淡定的戴着泳镜把料理给做完了。
  2333那期笑死了,而且后面老公面不改色地配着一个有奇奇怪怪的颜色的饮料吃完了。
  菊喵吃之前还说如果他倒下了请给他叫救护车🚑
  233333333
=======================
不二看到滚动的公屏,咧咧嘴角,“大家这样说以后英二都不肯和我一起直播了!”不二把食材都摆在桌上,继续说,“看来大家都没猜对啊,今天做的是鳗鱼茶哦!偶尔也要做做正常的食物啊!”说着,不二就开始一边解说一边料理了。
=======================
公屏:
  哦哦,男神要开始做饭了,激动!!!
  老公做饭之前还会撸袖子,洗手,五星好评。
  啊啊啊,卡其色围裙加条纹衬衫,还有牛仔裤,啊撩死我了!
  脑补助做好饭喂我,啊啊啊啊!!!
  楼上做什么美梦呢?
  不二子嫁我可好?我会吃会睡会暖床(。・ω・。)
  楼上奏凯╰(‵□′)╯不二子我老婆。
  楼上你也走
  走加一
  加二
  加直播间号
  ……

  你们不觉得今天的不二子超反常的吗?
  楼上怎么讲(゚o゚;?
“诶,有吗?我很反常嘛?”不二拿出碗时瞟到公屏上的话。
  不二子会把我关小黑屋吗?(咽口水)
“不会哦,你说吧!”不二也很好奇,自己从哪里被看出了反常。
  那我说了?
  我真的说了?
  确定不会?
  楼上快说,急死了!
  对对对,快说快说!
  你们没发现,以前不二子直播时特别活跃吗?但是今天很认真严谨的在做这一道料理。
  这么说来确实是这样的,以前不二子会和我们说笑什么的(*≧m≦*)
  老公变得像做料理的老先生,好严肃啊!
“有吗?我很严肃吗?”不二开始煮鱼骨汤,然后又处理着鳗鱼。
  老公认真的样子好帅啊啊啊啊!
  求嫁求嫁!!!
  你们都走开,老公在给我煮饭呢!!!
  楼上睁眼说瞎话,明明是给我!
“你们啊,如果能穿过屏幕到我面前,我就给你们吃。”
  什么?老公要把你给我吃?
  天呐,重金悬赏不二子的家庭住址!!!
  老公你等着我会很温柔的吃你的(ಡωಡ)
  喂喂,几位别开车啊!助说的是鳗鱼茶,想什么呢!
  ……
=======================不二始终沉默着,没再去看公屏。
夹起一块蒲烧鳗,把它切成细条,放在一边的小碗里,此时的鱼骨汤也装进了茶壶中,不二把料理端出来放在桌上,此时才想起忽略已久的粉丝们。看着不断滚动的公屏,里面由原来的对象争夺战全部变成了担心与安慰。无疑是因为不二刚才的沉默影响了她们。不二把鳗鱼和葱花,海苔一起放到饭上,又淋上了酱汁,但并没有开动,只是坐在位子上,静静地看着桌面,这让一众粉丝都慌乱起来。"让大家担心了,真的很抱歉,我今天实在没有什么心情能够笑着面对你们。这几天我过得很差,没有人欺负我,是我自己的原因。”
===============================================
公屏:
  抱抱老公,不要难过。
  周助你还有我们,不要把事情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一点。
  不二子的眼睛都很红了,是哭了很久吗?
  不二子不要哭,我们都在陪着你。
“嗯,我失恋了,就在前几天。”不二拿起勺子搅动了一下,又放下了。“我从国中就开始喜欢他,和他在一起八年了。今天做这道料理,也是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料理,而且我们第一次约会,吃的就是他做的鳗鱼茶。”不二低着头,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滴在桌面上。
  他?!不二子喜欢的也是一位男性吗?
“是的,一直没告诉大家。”
公屏没了动静,不二知道,恋情和性取向同时曝光大家一定难以接受,他也做好了任何情况的准备。
“大家很难接受吧,对不起,瞒了你们那么久。我真的很不懂事,也很矫情,一直以来都是大家在包容我,真的很感谢你们。”不二抹掉眼泪对镜头笑了笑,“现在大家想说嘲笑什么的,觉得无法接受脱粉什么的,请做吧,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
公屏突然疯狂的刷起来了:
  不二子,你别这样,你一直都对我们很好!
  老公别笑了,强颜欢笑真的很痛苦的。
  周助我们一直会陪着你的。
  老公别这样说,我害怕!
  不二子难道要离开我们吗?
  不要,男神你再哭我也要哭了T_T
  周助别哭了。
“我不会离开大家,但是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
不二拿起了勺子,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鳗鱼茶,被芥末呛得咳嗽起来。“不管怎么样,我永远都做不出他做的味道。”听到这句话,不二的粉丝们都哭了。

不二还在细细咀嚼着口中的鳗鱼,却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咽下鱼肉,不二起身开门,在看到来者之后瞪大了双眼。

“手冢?!”

呆愣之后,不二想要把门关上,可对方早已预知他的动作先一步拉开门抱住了他。“不二,我不明白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还没清楚吗?我们已经分手了,我玩够了,可以吗?”不二挣扎无果,气愤的握紧拳头。“我没有同意,你说的话不算。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你,我不可能放开你。”不二知道,不跟他说真话,这个男人一定会一直缠着他的。不二靠在他的肩膀上,闷闷的说,“下个月不是有公开赛吗?明明有比赛,怎么可能休假?”手冢僵住了。不二站起身,冷静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清楚:
  “从青学毕业后,真正完成大家的梦想的,只剩下你和越前了。”
  “而现在的你在做什么?”
  “我确实希望恋人能够陪在我身边,但不代表我会因为自己而毁掉你的梦想。”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这些,但是我不会沉默。”
  “我曾经说过,如果我构成障碍了,就把我从正选里除名,现在也是,如果我构成障碍了,就把从身边赶走,好吗?”
手冢低下头,他无法回答,也无法直视不二的眼睛。
“对不起,不二。请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你不可以逃。”
不二没有回答,而是和粉丝们道歉之后结束了直播,拉着手冢去成田机场送他回德国。

之后不二掉了不少粉。他没有在意,而是成为了一名职业摄影师,重新赢得了人气。直播还会继续,但大家都知道,不二还是那个爱笑的不二,却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幸村和真田也如愿得到了幸福,举办了婚礼,迹部与忍足也没有落后,只有不二还是一人。
  “你不担心他会爱上别人吗?三年,谁也说不准。”
  “是啊,可我不后悔爱他。”

两年之后,获得金满贯的手冢国光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向不二求婚,这一次谁都没有再放手。

(二)
一个同性家庭,最大的还是生育问题。尽管两人都表示丁克并没有问题,可为了老人着想,还是决定要一个孩子。在乾的帮助下,不二成功怀上了两人的骨肉。

当然,怀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经历了前三个月的孕吐折磨,不二瘦了一圈,手冢没法替他承受,只能每天陪在他的身边,努力去关爱他。终于挺过了这段折磨,在双方家长的加倍关爱下,不二的下巴圆润起来了,可是关爱和压力同时存在,孕期的不二情绪很容易激动,但是没办法向长辈发泄,于是手冢就成了不二的专属出气筒。五个月之后,手冢才敢放心的正常训练。

可惜他放心的太早了。

一天不二在家无聊,看到了广告中一家新开的冰激凌店,一个危险的想法在他脑中产生。
第二天,不二起了个大早,穿好衣服,悄悄的溜出家门,坐上电车来到了冰激凌店。新开张的店果然生意火爆,里面人山人海的。不二走了很久,挺着大肚子腰酸的很,但还是忍不住诱惑,走进了店里。好在大家看到不二是个孕妇(夫),自动让出位置,并且保证他的安全。人群中一个女孩认出了不二,小心的让他在一旁坐下,而自己去排队帮他买了一个抹茶味的可丽饼冰激凌。在不二的多次道谢下,女孩要了一张签名之后悄悄离开了。而正在队里训练的手冢,突然接到彩菜妈妈的电话,说不二找不到了。慌张的手冢急忙向经纪人说明之后冲了出去,紧随其后的还有德国队的队员。一个小时过去了,找遍不二去过的所有地方,都不见人影,不二的手机在家里,无法联系他。手冢的眼眶急得发红,手狠狠砸在方向盘上。终于在他决定报警时,发现来自推特的私信,正是那个女孩告诉了手冢地址。

手冢赶到后,不二刚好享用完美味的冰激凌走出来,就看到手冢冲过来紧紧把他环在怀里。“你怎么能一声不吭自己跑出来呢!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妈妈他们一直不让我吃冰激凌,我只好自己出来吃了……”不二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手冢用力打了一下不二的屁股,“那你告诉他们就好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危险?”不二知道自己错了,但被手冢严厉的语气吓到的不二瞬间也激动了。“我知道,我有小心的,这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他受伤。”手冢握紧了不二的肩膀。“谁担心孩子了?”手冢的身体抖了起来,声音也隐隐有了哭腔,“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你手冢周助只有一个,你要是出了一点差错我怎么办?”不二偏过头,看见手冢的头埋在自己的颈窝,有些温热的液体好像滑下去了。手冢,哭了!发现手冢哭了,不二也惊慌的哭起来了,“国光,对不起,我不该自己出来的,对不起……”平复好情绪的手冢抬起头擦掉不二的泪,牵着不二带他去了训练营。在手冢训练营的房间里待了一会,不二还是忍不住走出了房间,在经纪人的指引下观看手冢训练。
等到手冢结束训练,就看到自己的爱人披着毯子,乖巧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数月后,一对可爱的双胞胎降临在世上。护士把熟睡的小团子抱在怀中,可是手冢并未急着看孩子,而是坐在床头,紧紧握住不二的手,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辛苦了!”

(三)
今天不二偷偷的打算直播一家日常。

今天的他早早完成拍摄任务,回到家里,站在玄关喊了一声:“我回来了!”可是以往会出来迎接他的小豆丁们并没有出来。不二有些郁闷。忽略公屏上的粉丝们的喜闻乐见,不二悄悄走了进去,听到国助关上了冰箱,对坐在地毯上的手冢说:“パパ,蛋糕怎么少了一个?”手冢继续看着网球赛,却没看国助一眼,“你是个男孩子,不要吃那么多甜食!”不二靠在一旁的柜子上,并不打算插手,看着一大一小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手冢们,努力才不让自己笑出来。过了一会儿,国助走开了,而一个带着婴儿肥的小团子跑了过来,站在手冢的面前,嘟起嘴不满的瞪着手冢。不二惊喜的睁开眼,自家女儿穿着条可爱的小裙子,棕色的发丝被好好的编起来,显然不是出自自家爱人之手,看来国助也是个妹控啊!
手冢感受到了手冢诗月的视线,转过头露出了笑容,温柔的说道,“怎么了小月,不开心吗?”诗月跺跺脚发出闷哼,表达着不满。手冢伸出手想抱抱她,逗她开心,但被拒绝了,瞬间嘴角耷拉了下来。粉丝们被女儿奴手冢圈粉了。瞬间,不二和手冢成为了国民岳父。手冢用受伤的语气说道,“パパ做错了什么吗?”小诗月耳朵变得红起来,用手背抹着眼泪,萌化了众人的心。“爹地给我准备的蛋糕不见了。”手冢突然明白了什么,看向国助,国助撇了他一眼,自顾自拿蛋糕去了。诗月上前一步,用小奶音让手冢道歉,手冢的心都软了。他把盘腿坐改成了跪坐,低下头,“对不起!”手冢国助走过来拉着诗月的手带她去餐桌,切下一小块自己的蛋糕吃,其他都给了诗月。诗月破涕为笑,亲了一口国助,“最喜欢哥哥了!”手冢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起来,“手冢国助!”后者朝他吐吐舌,去给妹妹擦嘴角了。
于是不二的日常直播就这么结束了……



—END—

大家七夕快乐哦!(早上的10:29没赶上,只能等晚上的10:29了)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