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布丁——今天吹ラム酒太太了吗?

很懒,但是脑洞多,随性开车,想做太太但文笔不够。所以请不要叫我太太,叫雪名或者其他都可以。

【TF】随意二十题(一)

最近黑子频繁活动,各位太太请注意哦!

可能是刀,也可能是糖。

梗来自贴吧。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1.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手冢抱胸看着坐在床边的不二。“没有。”不二转过头,赌气不与手冢对视。“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我根本没错!”手冢听了额角的冒出井字,“很好,很强势,这个月你都别想碰芥末了。”“手冢国光!!!”不二扑向手冢。

“反对无效!”

2.独占欲和自由的关系。

在旁人眼里手冢永远是一副泰然自若的冰山相,做事全力以赴。平时其他东西都与他无关的样子。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会知道,手冢的独占欲有多强。无时不刻不在切身体会的不二周助表示心很累。旁人眼里的不二自由如风,只有自己才知道,手冢这个放风筝的人把自己看得有多紧。来自冰帝牛郎团头号牛郎的伴侣口述,某日的不二因照料仙人掌未能及时回复手冢的信息,导致手冢回来后家里再也找不到一棵仙人掌。在不二的逼问下,第二天手冢才不情不愿的去幸村家把它们都接了回来。

3.一直都是骗局。

“哈?”不二周助此时一脸懵逼的站在手冢宅前。这和剧本不对啊,今天不是来叫他摊牌的吗?“阿啦,国光这孩子真是太心急了,看来没跟周助你好好交流啊!”手冢彩菜把不二拉到屋内坐下。“现在告诉周助也不迟,明天我们会带着彩礼去见你的父母,两家的亲事定下之后你们就去国外结婚吧!放心,淑子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不二慌了,想要逃走,却被手冢彩菜拉住。“伯…啊不是,阿姨,我和手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没有在一起过。”不二吓得开始舌头打结了。“怎么不是,国光这孩子计划了好久了,终于等到这一天,我都等不及了。”好啊!“手冢国光,我们分手!这戏我不演了。”

4.梦里的圆满结局。

“不二,不二周助!”不二眼前是一片白色,只有一个小小的孩子在叫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年幼的自己。“接下来好好享受吧…”小不二一点点变淡消失,话语也随风飘散。转眼间白色尽散,手冢站在面前向自己伸出手。紧抿的嘴角此刻上扬,夕阳下柔和了面庞。不二把手轻轻搭在上面,立刻被手冢宽大的手握紧。身后是游乐园,不二惊喜的捂住嘴。平时无论怎样,手冢都不会陪他来这里。此刻手冢已经买好票,拉着他去体验他一直想玩得项目。部长大人没法适应那么刺激项目,一圈下来,面部有些发白,嘴角也咬出了牙印。依旧露出微笑以让他放心。像普通的情侣一样,不二买了两个发光的猫耳朵头饰,别扭之下,手冢还是乖乖低下头让他给自己也戴上。不二买了一个大大的棉花糖,拉着手冢排队乘摩天轮。看着不二一口咬下甜甜的棉花糖,露出满意的笑容,手冢忍不住也侧头咬了一小口,融化在舌尖的丝丝甜意让手冢也心情愉悦起来,却因为被不二发现后转过头,露出茶色发丝中发红的耳尖。“手冢还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孩子呢。”“不二…”我才不是孩子呢。等摩天轮升到了最高处,手冢捧着不二的脸,低头虔诚地吻着爱人的唇瓣,尽管紧贴的双唇变得有些冰冷,但不二的内心也和外面一样,一朵朵烟花升到高空炸开。“我爱你,周助。”环住那个男人的腰,不二靠在他肩头,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我也爱你,国光。”从摩天轮里出来,两人十指相扣。突然,摩天轮前的人散开了,都站在一旁。手冢的手松开了。“国光?”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单膝跪地,从口袋中掏出戒指盒打开,不二不可置信的后退了几步,蓝眸里蓄满了泪水。“周助,和我结婚吧!”在不二点头后,手冢将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金属的冰冷触感从指尖开始蔓延,连带整个手也开始冰冷。内心充满甜蜜的不二一瞬生出一阵不安,是对于这飘渺的幸福的不安。抱住手冢,不二在他的肩头说道,“国光,这是真的吗?我等了很久了。”不二感到耳尖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了上面,心中的不安放大到了最大。“周助,你还在做梦吗?”“什么。”不二的声音开始颤抖,他突然感受不到手冢的体温,明明抱着他却如同空气一般。“我,早就离开了啊…”怎么可能?不二绝望的感受到刺骨的冰冷从手上渐渐蔓延至全身,无法动弹。手冢将他拉出怀抱,在他耳边留下一句话,最后将他推开。不二想要抓住他,指尖却无法够到。看着手冢一点点消失,周围原本的祝福声静了下来。不二感觉他落入了海里,不断下沉,光源离自己越来越远,沉入了无尽的黑暗。呼吸被一寸寸剥夺,泪水也与海水融为一体。无名指上的戒指脱离了指头,不二想要握紧它,奈何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它漂走。血液开始停止流动,不二想着,自己快要死了吧。闭上眼,不知过了多久,血液才开始流动。获得新生一般,他的身体解冻了,他缓缓睁眼,泪水随之滑落,沾湿了洁白的枕巾。耳边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和器械冰冷的嘀嗒声,一口口氧气输送进体内,不二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他动动手指,依旧脱力。侧过头看着药液流入静脉,猛然对上幸村瞪大的眼眸,他想扯出一个微笑却虚弱的不行。玻璃破碎的声音,幸村无暇顾及一地的碎片,冲出病房,紧接着哭声和吵闹声连成一片。不二头疼欲裂,他费力地想去寻找手冢的身影,可惜眼皮子不听使唤,一些医生和护士将他推进手术室,闭上眼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穿着黑衣的父母和朋友们,始终没有见到手冢。他忽然听清了手冢的话,“最后的承诺,我终于不欠你了。”

5.粉碎性的尊严。

201室愉快的结束了夜间娱乐活动。第二天训练时,幸村和白石不知怎么的,一看见手冢就笑。真田把笑得花枝乱颤的爱人抱住,只见幸村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真田的脸由黑转红,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太松懈了!”晚上,正在打牌的不二突然被手冢拉走,面对无视自己求救信号的神队友们,不二只想冲天翻个白眼。于是乎……

“国光……我知道错了……轻点,啊,不要了…不”手冢听了挺动地越发用力,毫不意外听到了爱人拔高的呻吟。

“那可不行啊!我的不♂举周助还没治好呢。”

 6.当成玩笑说出口的真心话。

手冢国光喜欢不二周助。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可当事人依旧一无所知。这可愁坏了青学的网球部部长,每日在表白的边缘试探的他让部员们操碎了心,尤其是副部长大石秀一郎,差点变成了秃头少年。可不二周助喜欢手冢国光这件事,就只有不二自己一个人知道。看着若即若离的手冢,不二想要靠近,却害怕会让手冢以后躲开自己,于是一直裹足不前。后来进入U-17,不二和幸村他们玩游戏,被抽到和手冢表白。不二纠结很久,最后决定以玩笑的方式来道出多年的心声。“你在期待什么?”问手冢也是问自己。“这只是个玩笑,请别放在心上。”不二在手冢炽热的目光下尴尬的笑笑。下一秒,他就被拉进了温暖的怀抱中。“对不起,我当真了。”

7.陌生人的香水。

已经不止一次闻到手冢身上陌生的香水味了。不二这次拉着手冢,认真的询问了他,却发现手冢又羞又恼的走进房间里看书去了。连续几日得不到答案的不二决定亲自寻找答案。结果在偷偷探班时发现,幸村这只老狐狸竟然让手冢穿上了lo装拍摄杂志。实在没有忍住的不二笑出了声,手冢身上的香水味揭晓了。当晚不二就穿着lo装被手冢啪了个爽。

 8.滴血的心脏_上刻画的名字。

这是我追求不二的第三年。谢天谢地他终于接受了我。不二是个画师,他经常创作,而作品都被我好好保存了起来。可他的书房却从未让我进去过。那天我忍不住好奇,偷偷走了进去,墙上竟贴满了球星手冢国光的照片和素描。书柜里都是关于手冢国光的一切。办公桌上的稿纸散作一团,而有一张上画着一颗跳动的心脏,它在滴血,而心脏上分明写着手冢国光的名字。我惊得撞到了柜子,听到声响的不二冲了进来。“谁让你进来的?”不二睁开双眼怒视我,这是他第一次冲我发火。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最终只叹了口气,让我出去。关门时我听到了他的话,“知道吗?你永远不会是他。”泪水,忍不住滑落。

9.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不二周助这个名字,我不知听到过多少遍。我明白手冢的心不在我这,可明明和他订婚的人是我。订婚宴上,日本网球界的半壁江山都来了,却没人给我祝福。本该和我一起接待宾客的手冢突然接到了电话,急得拿起车钥匙就冲了出去,我想追上去,却被一个叫做幸村的人拉住了,“玲子小姐,我希望你明白,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一个人的订婚宴,在晚上八点结束,而这段折磨的感情,也随之告终。

10.你的墓碑_上刻_上我的名字。

不二拿着一把刀,在一座石碑上刻着自己的名字,最后面带微笑地将自己杀死,倒在一旁。“好,恭喜杀青了。”听到杀青之后,不二立刻站起来和大家一起庆祝。庆功宴结束之后,喝得晕乎乎的不二拉着手冢问道,如果换作他,他是否会和角色一样做。“放心,那一天绝对不会来到。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陪你到最后。”手冢亲吻着不二的唇瓣说道。

—END—

本来打算每个各开一个小短篇写的,但是没那个脑洞,只能这样了。

评论(7)

热度(20)